半月谈|疫情冲击世界经济前景如何?

 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愈演愈烈,致使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剧增,面临衰退风险。2月26日,海外日新增确诊病例首度超过国内,人们的关注点开始转向国外;3月11日,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定性为“全球性大流行病”,标志疫情有失控态势,全球警戒升至最高级别。

  疫情下步如何发展,是评估其对世界经济影响的关键。但各国应对措施与能力不一,疫情未来发展路径尚有诸多不确定性。疫情持续时间越长,世界经济受到的打击越沉重。

  与地震、海啸等自然灾害不同,流行病并不会对社会经济物资、基础设施等带来直接损害,但会让民众因怕被传染而产生恐惧心理,人们不愿、不敢与他人接触,从而改变行为模式,最终打击社会经济活动,带来经济损失。正如世界银行的一份研究发现,2003年SARS疫情期间,社会经济遭受的损失,90%以上是因人们行为模式改变而导致的,并非疫病带来的直接生命财产损失。

  首先,疫情动摇民众信心,导致社会恐慌。疫情蔓延,口罩、手套及各类生活用品等遭抢购,物资短缺,价格飞涨。金融市场连续大幅震荡,美国道琼斯股指2月中旬达到历史峰值29500多点,此后一个月内便下跌近万点,并在10余天内4次触发熔断机制,历史罕见;巴西、加拿大、墨西哥、菲律宾、泰国、韩国、巴基斯坦、印尼等国股市也纷纷熔断;欧洲股市遭遇历史最大单日跌幅。股市暴跌的同时,资金恐慌性涌入债市、黄金等低风险资产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0.32%的历史低点,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之最。

  其次,从需求端和供给端两方面威胁经济增长。需求层面,疫情迫使人们减少出行及外出消费,减少聚集活动,对餐饮、零售、娱乐、旅游、交通等服务业带来巨大打击;疫情还带来对就业及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性,致使人们压缩消费支出,打击社会需求。供给层面,员工复工复产面临限制,企业生产面临用工难、供应难、销售难等困境,全球产业供应链面临中断。本次疫情冲击最重的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欧洲等,均是全球制造中心,其中,仅中国一家,便涉及提供中间产品供应的20%。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统计,2月份中国从汽车到手机的重要零部件出口额(按年度计算)减少2%。

  第三,跨境经贸交流遇阻。疫情暴发后,先是中国遭遇上百个国家停飞、禁入、封关等,人员往来被切断;随着疫情转向韩、日、欧、美等地,上述“国际隔离”的范围也随之扩大。国际商品与服务贸易也因疫情冲击承压。2月份,中国外贸下降9.6%。国际投资同样面临负面影响,联合国贸发会议估计,受疫情影响,企业盈利下降,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,投资意愿下降,因此,2020年国际直接投资或下降5%~15%。据该组织统计,全球前5000家(上市)跨国公司已因疫情将其2020年收益预期下调了9%。全球化时代,各国经济因人员、商品、服务、资金等的跨国流动深度互联,但因疫情面临中断风险,世界经济增长蒙受额外阴影。

  去年底以来,随着国际贸易摩擦降温以及景气回升,世界经济增长前景本已回暖,但在新冠肺炎疫情“黑天鹅”的冲击下,世界经济增长遭受巨大打击。

  短期下行压力增大。如前所述,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程度,最终要看疫情流行情况。从历史经验看,历次“全球性大流行病”,无一能在短期内得到控制。2009年的H1N1疫情(传染力较新冠病毒低),历时16个月才宣告结束,最终导致至少15万人死亡;1918年西班牙流感和1968年的亚洲流感,历时18至24个月;即便2003年并未达到“大流行病”级别的SARS疫情,前后也历时近15个月。

  如果全球像中国那样迅速高效行动,疫情可望在6月份结束,下半年世界经济可望实现反弹,不会面临衰退风险,但增长速度将放缓;如果各国未能有效控制疫情,则疫情可能持续至9月或12月,甚至更长时间,那么世界经济将出现衰退。对此,经合组织最近发布报告,将全球经济增速从预期的2.9%,下调至2.4%,实际上已到衰退边缘。多家机构预测,日、意、法、英、澳等国经济前两个季度将萎缩,德国或陷入零增长,而中、美两大经济体增速将明显降低。

  从中长期看,疫情过后,前期积压的需求将报复性释放,世界经济终将恢复增长。但疫情来袭,实际上让世界经济原有的结构性问题雪上加霜。

  一是低增长问题加剧。近年来,在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后遗症的影响下,世界经济元气并未完全恢复,面临潜在增长率走低困扰。而新冠肺炎疫情下,全球产业链遭破坏,大批中小企业面临倒闭风险,社会就业问题趋于恶化,企业投资意愿受挫,潜在增长率可能进一步受损。

  二是国际金融系统性风险积酿。疫情冲击下,短短一个多月,包括美、欧、日等地,40多个国家的股市已跌入技术性熊市,下跌的深度、幅度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之最,10多年的历史最长牛市行情或已终结,民众风险偏好下降,信心遭受重创。大量保值型资金,包括养老金、社保金、保险资金等因持有巨额风险资产,风险敞口增大。同时,经济前景不明,企业盈利前景下调,债务率、杠杆率却居高不下,金融体系脆弱性升高。

  三是宏观调控的政策空间进一步被挤压。为应对疫情、股灾的双重冲击,各国为稳定经济,纷纷加大财政、货币刺激力度。3月15日,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1个百分点到0%至0.25%之间,利息下降空间已降至极限。但疫情冲击更多是在供给侧,逆周期调节政策效果有限,极可能带来副作用。两年前刚刚起步的货币政策常态化和财政整固进程,面临无限期搁置。

  疫情无国界,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。当此危机关头,各国唯有同心协力抗疫,完善全球疫情治理,方可及早消弭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,让世界经济回归正轨。(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金砖国家暨G20研究中心副主任)(刊于《半月谈》2020年第6期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cgcnet.com/hejiyuleh197yiqingboyu/2020/0326/4669.html